快捷搜索:  

10元糖浆卖60元 民营医院自主定价还是自由定价?

近日,有读者爆料称,自己在北京市一家非公立医院(医保定点)因慢性胃炎就诊时,医生听到自己咳了几声,随即开了两瓶川贝枇杷糖浆。读者回家后查询发现,该药物在这家医院的售价为61.2元,不仅远高于同类药品,也比网上同一药品价格高出数倍。

新京报记者向有关专家和业内人士求证,自取消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后,非公立医疗机构药品价格有一定的波动。要判定医院行为是否合理,关键在于诊疗是否合理。

就读者反映的情况,新京报记者通过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查询获悉,目前获批的川贝枇杷糖浆共有221个批准文号,涉及几十家药品生产企业,其中不乏太极集团、神威药业、同仁堂、哈药集团、九芝堂等知名企业。该医院开的药物为100ml装德辉牌川贝枇杷糖浆,生产企业为四川德元药业集团有限公司。

新京报记者在各医药电商平台对比发现,虽然止咳糖浆涉及多个生产企业,但售价一般不超过25元/瓶(盒)。其中,在阿里健康大药房,标示为北京同仁堂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制药厂生产的150ml装川贝枇杷糖浆原售价为25元/盒,因当天推出促销活动,一盒售价为23.80元。另一款标示为太极集团四川南充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150ml装川贝枇杷糖浆售价为19.8元。该平台未见四川德元药业集团有限公司生产的该药品。

在京东平台,相关产品售价与阿里健康平台几乎相当,在名为“惠仁堂大药房”的店面,100ml装的德辉川贝枇杷糖浆售价为8.9元,另一家百姓乐大药房旗舰店,该药品售价为8.3元。

诊疗行为合理与否成关键

川贝枇杷糖浆是内科用药,有些地区已经纳入《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》。

作为乙类药物,川贝枇杷糖浆进入了国家医保(2017版),根据六盘水市药品集中采购联合体关于公布《六盘水市药品集中采购联合体直接挂网第二次议价药品目录》的通知,德辉牌川贝枇杷糖浆的中标价为14元。北京市阳光采购网站信息显示,该药并未在北京进行招标。

据国家发改委网等部门的通知,从2015年6月1日起,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,同步完善药品采购机制,强化医保控费作用,强化医疗行为和价格行为监管,建立以市场为主导的药品价格形成机制。

一位要求隐去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取消政府定价后,企业可进行自主定价,因此,同一种品种,在不同地方或药店等渠道的价格有区别,属于正常情况。另外,该读者的案例中,涉及临床用药是否合理的问题,通常来说,出于治疗需求可以理解,但是也不排除临床中存在开具大处方或药物过度使用的可能性。“两种可能都存在,但关键仍取决于诊疗是否合理。”

其实,对于非公立医疗机构的药品加价问题,政府部门也在监管,以促进其合理化。2017年10月,江苏省南京市物价局就发布了《关于开展非公立医疗机构医药价格监测试点的通知》(下称《通知》),宣布选取5家民营医院进行试点,监控用药量排名前100种的药品供应和价格等情况,医院制剂、中药饮片供应和价格等情况,医疗服务项目价格;如果价格有较大变动时,价格部门将采取函告、约谈、公告等方式,提醒告诫非公立医疗机构,预防价格违法行为发生。

是否骗保得看具体情况

值得注意的是,该读者在医院就诊并购买药物后,并未拿到费用明细票据,而这是在公立医院就诊的“规定动作”,费用清单仅标注了“中成药、治疗费”两项,未见明细。随着此次在医院就诊花费800多元后,该读者很快达到了门诊费用1800元的医保报销起付点,医院是否存在骗保行为?

对此,一位业内人士表示,通常来说,医院应该为患者提供费用明细,包括药品名称、规格、自付部分等,医院的做法有不合理之处,但也有可能医院在进行核算时,按照大类别进行,从而出现了上文提及的没有提供费用明细的情况。“说骗保,不能百分百确定。这个药定价60多元,按国家规定应该只有部分计入报销范围,因为看不到名细所以并不清楚具体计入了多少。如果全部计入那么医院就违规了,如果只计入十几块那么医院就没尽到告知的义务,似乎还有故意隐瞒之嫌。”

新京报记者 张秀兰

糖浆,公立,定价,药品,京报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